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文学  »  陷匪巢

陷匪巢

牢门被打开了,吴老三一人走了进来,他的几个手下只是站在了牢房外。赵剑翎被这声音从睡梦中惊醒,经过了相当长时间的休息,她已不像被押入牢房时那样的疲惫,睁开的双眼虽然还带着几分倦意,但射出的目光已是十分锐利,玉体上的鞭痕也消退了不少。吴老三问道:“赵月芳小姐,休息得好么?让你想的问题你该想清楚了吧。南洋会正等着象你这样的顶尖人才的加入呢。”赵剑翎冷冷地哼了一声,道:“这个问题,昨天就已经回答过了。想必你不会是耳朵聋了没听见,又或是记性不好忘记了吧!”吴老三脸上闪过了一阵的怒容,但随即又转为了淫邪的笑意,说道:“没关系,你现在虽然不改变主意,却不等于你日后还不改变主意。反正你是我的女俘虏,包括普林斯警官在内,总有一天你们都会向我屈服的。”听到吴老三的话,赵剑翎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转向了边上,透过隔开两间牢房铁栅栏看了一眼隔壁的金发女警官。只见劳拉一丝不挂地站在水牢中,双手被吊在头上,虽然也已惊醒,却显然听不懂吴老三和赵剑翎说的C国语言。劳拉的状况比赵剑翎差得多了,一方面自己的双腿都浸入了水中,尽管是夏天,但长时间的持续也使她觉得双腿冰冷麻木。她的双手被空中垂荡下的绳索吊绑着,使她只能保持站立的姿态,即使是休息也必须维持着这个姿势。低质量的休息使她看起来极为疲惫,但多年的训练使得女警官在遭受的一周多的折磨之后依然保持着不屈的表情。在赵剑翎望向劳拉之时,吴老三已在她的身前蹲了下来。女警官一直保持着侧身躺着的姿势,只剩下一条亵裤的玉体的正面面向着吴老三这一边,袒露的酥胸更是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尽管赵剑翎生性贞洁,平时不愿意让男人们看到她身体的赤裸的部位,但前一晚被迫当众只穿着胸衣和内裤与吴老三打球。在随后的受刑中,胸衣又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剥去,她那近乎于完美的身体除了阴部和臀沟之外,其余的部位已遭受了男人们肆意的窥看。在这种情况下,赵剑翎也不在刻意地想办法遮掩自己的裸体了。吴老三伸出手,想要去摸女警官那白皙如玉的赤足。就当他的手碰到赵剑翎的玉脚的那一刹那,女警官条件反射地曲起了腿,避开了男人的手,同时转过了头来。只见男人的脸上满是淫邪之意。吴老三虽然一出手没能抓住赵剑翎的脚,但还是握住了绑住她双脚的绳索。绳索留下的空间本来就只有一尺,此刻那两只玉足就在半尺之外。吴老三从身后拿到一根短棍子,慢慢地将绳索绕在其上,女警官那一双秀美的玉脚就离吴老三的手越来越近。她的双脚之间原有一尺的活动空间,此时绳索被收起,双脚就完全并拢,没有丝毫动弹的余地。吴老三一把将女警官那双纤秀的玉脚抓住,左手捏着她的右脚脚掌,右手则玩弄着她左脚的脚趾。吴老三说道:“赵月芳小姐,你这双脚可真好看。我见过的女人多了,脸蛋不比你差的有的是,但是却没有哪个有你这么好看的脚。”赵剑翎身为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却被男人肆意地玩弄凌辱着自己赤裸的双脚,只觉得极度的羞耻。但想到相对于自己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窄小的亵裤、被绳索牢牢捆绑着的身体已近乎全裸而言,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况且自己的身份尚未暴露,受辱之时也能好受一些。女警官的脸部表情依然镇定,冷哼了一声,道:“拿开你的脏手。”吴老三淫笑道:“赵月芳小姐,只要你能归顺我,包括我在内,这里没有人会碰你,而且我会待你为上宾。但你现在这么顽固,那我就不客气了。昨晚你的乳头都被我摸了个够,现在还怕我摸你的脚么?哈哈哈哈。”说着,他放开了赵剑翎的双脚,蹲着向前跨了一步,骑在了她的身上,扳着她那如同象牙雕琢而成的肩头,强迫她仰面朝天平躺在地上。吴老三一边淫笑着,一边解开了裤子的拉链,露出了已经挺起的生殖器。他双手分别拽住了女警官那充满弹性的双乳,微微向两侧一分,随后将自己生殖器放在了她那陷入的乳沟之中,双手又扳着女警官的双乳向内侧挤压,靠她那尖挺的双乳将自己的生殖器夹住。吴老三说道:“听说你下面那两个地方已经被傅文乾张国强他们插了好几次了,那我就换个花样玩玩。”说完,他双手狠狠地拽着女警官的一双玉乳,前后抽动着自己的生殖器,同时双手有节奏地向内侧挤压着。赵剑翎那柔软的双乳顿时被揉捏成了各种形状,她只看到男人的生殖器不断地从挺拔的双峰间突出而又缩回,反复不断。男人的双手除了挤压女警官那尖挺的乳峰之外,还不断地用手指掐着她的胸尖。赵剑翎只觉得剧烈的刺激从胸部传来,必须集中精力才能抵御,但两颗红宝石般的乳头还是变得坚硬了起来。赵剑翎虽然身为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却被五花大绑得失去了有效的反抗能力,一身高强的武艺无法施展,只能任由吴老三凌辱。对于她这样的贞洁女子而言,被人用这种手法蹂躏对她所造成的耻辱,丝毫不亚于被人强奸。但她紧咬着牙关,一边抵御着乳头被挑逗所造成的生理上的性刺激,一边忍受着极为强烈的羞耻感。渐渐地,吴老三双手挤压赵剑翎双乳的动作越来越猛烈,生殖器的前后抽动也变得更为迅速。赵剑翎只觉得一阵阵刺痛感从胸部传来,虽然强忍着,但还是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哦……”吴老三发出了一声长长的赞叹,大量的精液自生殖器射出,流淌在了赵剑翎的乳沟中和颈项上。当男人的双手离开女警官的酥胸之时,充满弹性的玉乳瞬间恢复了尖挺的形状,上面多了几道淡淡的淤痕。吴老三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穿着,松开了女警官双脚上原先被绕起的绳索,道:“来人,把赵月芳小姐带出去,今天的好戏该开场了。”两名手下走了进来,分别抓着赵剑翎被反绑的手臂,将她那赤裸的身体从地上拽了起来,同时还伸手在她的乳峰上捏了一把。两个人押着年轻的女警官,走出了牢房,进入了刑房。前一晚用来捆绑赵剑翎的柱子依然水平地横在原处。她被歹徒们强行按倒在地上。男人们先解开了她脚上的捆绑,将她的两条小腿被折向了大腿,随后再用绳索将那一双纤细的脚踝牢牢地绑在了一起。随后男人们用另一条绳索栓紧了女警官手腕处和脚踝间的绳索,使她成为了四马倒攒蹄的姿势。众人将赵剑翎那冰清玉洁的裸体抬起,另外用绳索将她固定在了水平的柱子上,呈现了前一晚相同的姿势。吴老三淫笑着,把水平的柱子转了半圈。赵剑翎原本身体的正面朝下,现在则变为了朝上。男人们向她望去,只见一对尖挺的玉峰挺拔地耸立于线条优美的玉体之上,极为性感。现在吴老三打算亲自用刑,刚才的乳交只是个开始。他想要尝试征服这个身手不凡的玉女的乐趣。自从上次凌辱了女警官劳拉之后,他就觉得对武艺高强的女子的征服能带来极大的快感。对此受过多次凌辱的赵剑翎还是能够洞悉对方的意图,悲哀之余,也庆幸对方尚不知道自己的女刑警身份。吴老三拿起了一个黑色的大铁钳,走到了赵剑翎的身边,将这个可怕的刑具伸向了她。女警官被捆绑得紧紧地,虽然扭动着赤裸的身体,却丝毫躲避不开。只见铁钳的钳口已夹住了她那娇小的乳尖。“啊……”吴老三收紧了钳子的那一刹那,赵剑翎发出了一声极为凄厉的呻吟。她只觉得一阵剧烈的刺痛从乳头处传来,比之被男人用手指捏住更为痛苦。女警官那清秀的脸庞左右摇晃着,一头凌乱的秀发披散着飘荡开来,白玉般的裸体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很快,吴老三就松开了手中的钳子。才过了二十多秒,女警官就全身是汗,剧烈地喘息着。吴老三松手的时候钳口尚未完全松开就已收回,带动那座乳峰不停地晃动着。先前赵剑翎在吴老三长时间乳交的蹂躏下也没有如此狼狈。吴老三道:“赵月芳小姐,这个滋味好受么?要不要再来一次试试?”赵剑翎虽然满头是汗,呼吸急促,但却依然毫不示弱地骂道:“畜生!竟然用这种猪狗不如的手段。有本事就放开我,让你的手下和我较量一场!”吴老三淫笑道:“哈哈哈哈!赵月芳小姐,你的身手好,大家都知道,要不然我也不会整天希望能够笼络你。你这句话我现在可记住了。你要较量,一会儿我自然会给你机会。不过现在,还先得让你尝尝我们南洋会的手段。”说着,吴老三手中的铁钳再一次伸了出去,不过这次指向的是另一座乳峰。“不要!啊……”另一处乳头被铁钳夹住,女警官再度痛苦地呻吟着,剧烈地挣扎了起来,宣泄着来自乳头的刺激。只见豆大的汗珠从她的肌肤上不断溢出,清秀的脸庞反复地扭曲着。“啊……啊……啊……”这次施刑持续的时间明显变长了,即使是象赵剑翎这样坚强而训练有素的女刑警,也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呻吟,而且每次都是后一声盖过了前一声。她那明秀的双目中充满了恐惧,却忍着没有任何求饶的表现。她的顽强令吴老三感到了意外。吴老三一边松开了手上的铁钳,一边道:“赵小姐,看来我真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熬刑的能力居然比普林斯警官那样的国际刑警还厉害,真令人刮目相看了。不过你越是顽固,我却觉得越是觉得来劲!”说着,他迅速放下了手中的铁钳,换过了一块两寸宽的竹板。只见女警官刚被铁钳钳过的乳峰不停地震颤着,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小,待到快要停止之时,吴老三手中的竹板立刻抽打了上去。“呃……”女警官那冰清玉洁的玉乳上顿时起了一道淡淡的红印,并迅速地消退着,尖挺的乳峰立刻又开始晃动了起来。这一击所造成的痛苦和刺激自然不能和先前钳乳头相比,但却依然足以使忍耐力颇强的赵剑翎发出轻声的呻吟。只听得吴老三的淫笑声连绵不绝,手中的竹板在女警官那双尖挺的乳峰上反复地拍打着,下手却是极重。赵剑翎的一对充满弹性的精致玉乳,被打得颤动不止,细腻的肌肤更是不断地泛起红晕,又随即消退。“呃……啊……”吴老三在赵剑翎的乳峰上打了一阵,随即手势一转,将竹板打在了她那柔软而平坦的腹部和线条优美的大腿上。顿时,赵剑翎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被打得又痛又涨,连呻吟声都渐渐地变响起来,虽然不断地扭动着身体,但被捆绑着又如何躲避得开。吴老三一边打着一边道:“赵小姐,这种被打的滋味是不是与众不同啊?”“啊……啊……”赵剑翎根本就没有回答的余地,红印很快就蔓延到了她那雪白的肚子和大腿上。她只觉得胸部的疼痛未止,大腿和腹部又是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痛得她不停地惨叫,扭着腰挣扎着。此时吴老三已用左手将水平的柱子转了半圈,又使赵剑翎的正面朝地,随即手中的竹板又打在了女警官秀美的玉脚和半裸在内裤外的臀部上。一时间,赵剑翎身上那些精美性感的部位就被男人打了个遍。在场的男人们眼看着原本武艺高强身手不凡的年轻女郎赤裸的身体被自己的首领打得不停地颤抖,痛苦地呻吟不止,一个个也都兴奋无比,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摸已经挺起的生殖器。吴老三此时左手又拿起了一枝点燃了的蜡烛,移到了赵剑翎的玉体边。女警官虽然知道了吴老三的意图,却连一点反抗和躲闪的余地都没有,眼睁睁地看着燃烧的蜡烛渐渐地接近了自己的身体。男人右手的竹板依旧不停地打在赵剑翎的身上。当竹板在她半裸的臀部上抽过之后,一滴被烧化的蜡油随即滴上,刹那间,女警官雪白的屁股上绽开一朵红花。“啊……住手!啊……不要!啊……”赵剑翎那撕裂般的呻吟声和男人们的淫笑声交杂在了一起,充斥在了刑房的空气中。竹板和蜡油交错着落在了女警官的裸体上,先是臀部,随即是纤秀的双脚。在吴老三又将柱子转了半圈之后,又是乳峰和大腿。赵剑翎只觉得身上到处都是滚烫的蜡油,全身不停地抽搐着。每一滴蜡油在她的玉体上滴落,都使她心头一阵抽动。女警官紧闭着双眼,不知道这样的蹂躏要到何时才能结束。吴老三将赵剑翎肆意地折磨了一阵之后,终于停了下来。女警官却依然浑身颤抖,剧烈地喘息着,口中不时得发出轻微得呻吟声,显然是身上的痛苦尚未消除。吴老三道:“来人,把她放下来,把她的身子清理一下。”几个歹徒走尚前来,将赵剑翎从水平柱子上解了下来。很快,她身上的蜡油已经被弄干净了,出乎意料的是,这几个歹徒在办完事后,竟然松开了她身上的全部绳索。女警官站在刑房的正中央,将刚获得自由的双臂环抱在自己的胸前,遮掩住了自前一晚胸衣被剥去以来一直裸露的双乳。虽然作出了这个姿势,全身上下大部分还是暴露在男人的眼中,但毕竟裸露的不该被别人看到的部位实在太多,她无法一一遮掩。吴老三道:“赵小姐,活动一下筋骨吧。你刚才不是说要我放开你,让我的手下和你较量一下么?现在我放开你了。这些都是我的老部下了,他们都知道你武艺高强,对和你较量没有什么兴趣。”赵剑翎虽然对裸身受辱的状况颇感羞耻,但脸上却依然显得是十分镇定,冷冷地道:“想说什么就说吧。想要我归顺你,就别做梦了!”吴老三拍了拍手,只见刑房外顿时走进了几个人。赵剑翎一看,只见进来的是当初在墓地营救方徳彪时交锋过的卡特的几个手下,其中还有那个C裔人。这个C裔人当时被她踢伤了鼻梁,此时鼻子还贴着一块胶布。只听得吴老三继续道:“自从卡特在墓地一战身亡之后,这几个人就成了我的新部下。赵小姐不会不记得他们吧!他们对和赵小姐交手一定很有兴趣。你们说,是么?”这最后两句,是用英语说的。卡特的几个手下自然能听懂,脸上一个个都露出了淫邪的笑容,向赵剑翎走近,远远地散开成环形,将她围住。赵剑翎这才知道了吴老三的险恶用心。那天她在墓地打败了卡特等人,这些人对她当然是恨之入骨,现在有机会报复,出手自然不留情。而她却经过了一场惨烈的折磨,睡了一晚养起的体力几乎被耗费殆尽,连反应也不如平时那么敏捷了,能发挥出的武艺连平时的两成都不到。那个C裔人道:“赵小姐,我们又见面了。能够看到你光着身子,真是大家的荣幸啊。哈哈哈哈!”赵剑翎那白玉般的脸庞上微微泛起一丝红晕,双臂将胸前护得更紧,唯恐被这些人看到自己的乳峰,道:“你们这群乘人之危的畜生!”吴老三道:“还说什么废话?要动手就上!别婆婆妈妈的。”吴老三的话对他们而言就是命令,这几个人一接到命令,就一拥而上,拳脚一齐向赵剑翎袭来。女警官虽然不愿意,也只能将围绕在胸前的双臂移开,让一双尖挺的玉乳暴露在这些歹徒的眼中。只见她的身形一转,避开了迎面打来的两拳,随即左右双拳击出。敌人有六个,以赵剑翎的武艺,如果她脚上穿着鞋子,即使体力不支,也许她仅靠双腿也还能支持,但现在赤裸的双脚没有杀伤力,不到不得已的时候不能使用,因此只能以袒露酥胸为代价用双手攻击。但即便时如此,在体力不及的状况下,她的双手虽然击中了敌人,却没有将对方击倒。反倒是惨遭折磨之后,出手不如平时迅速,左拳击中之后尚未收回,已被对方一把抓住了手腕。众人见有机可乘,趁机在她背后出拳。赵剑翎虽然左臂被制,但还是身形晃动,避开了背后的两拳一脚。但她毕竟活动范围受限,反应又不如平时迅速,右侧一人的打出的一拳击在了女警官的乳峰上,将她的玉乳打得一阵震颤。这一拳虽然没有什么杀伤力,却令赵剑翎心中的羞耻感更为加重。她的右腿抬起,膝盖顶在了敌人的腹部,那人吃痛着向后退去。女警官随即右拳打在了那个抓着她左手腕的歹徒肩膀上。趁着对方疼痛,赵剑翎的左手手腕猛地一挣,挣脱了敌人的控制。但就在这时,背后两个人一拳一脚击中了她的玉背。她站立不稳,脚步蹒跚着,虽然双臂架开了前面攻来的一拳一脚,并一拳打中一人的胸口,但自己的腹部却又挨了一脚。女警官虽然依然勉力支持着,但毕竟体力所剩无几,身手又不如平时敏捷,此时连连中拳。只是她心高气傲,明知在目前的状态下已是寡不敌众,却也不肯就此放弃抵抗。赵剑翎的心中抱着接近那张放着她的提包的椅子的希望,此时却也找不到机会。她腹背受敌,每次击中敌人又不能将对方击倒,虽然竭力抵抗,并闪避着敌人的进攻,却还是不停地被敌人击中。只是她每次都利用灵巧的身法,躲开了要害,或是卸去了敌人的力量,但即便如此,也是早晚难逃一败。赵剑翎支撑了半分钟,挨了几下拳脚。她试图找到机会,打出重重的一拳,同时膝盖顶住对方的生殖器,终于被她打倒了一个敌人。但这一下侧重了进攻,又疏忽了防守,臀部又中了一脚。赵剑翎侧转过身,架开了正面敌人攻来的一拳一脚,但侧面又被那个C裔人一脚踢中了腹部。危急中她右脚踢出,早已忘记了自己赤着脚,这一脚虽然击中了对方的胸口,却没有丝毫效果。那个C裔人趁机一把将女警官的纤秀的玉脚抓住,同时身形后退。赵剑翎站立不稳,左脚在地上连点了两下,以被带向前的重心稳住,但是纤腰上又挨了一拳。她奋力地左腿一蹬,赤裸的身形突然跃起,左脚踢出,却已是强弩之末。在那个C裔人边上的一个歹徒上前一挡,挡开了赵剑翎的左脚。她左脚才一落地,还没有站稳,背后一个歹徒就冲上去抓她的左腿。她的右腿受制,只能勉强地左脚点地,向侧面闪动。只听得“嗤”的一声,女警官的左腿虽然没有被抓住,但只觉得下身一凉,仅存的内裤却被撕扯了下来,裸露出了臀部和阴部。赵剑翎左拳击出,将这个歹徒击退,但背后的敌人一个扫荡腿,重重地踢在她的脚踝上。她再也支撑不住,摔倒在了地上。歹徒们看到终于费尽全力将武艺高强的赵剑翎击倒,一拥而上。那个C裔人抓着她的右脚,而另一个人抓着她的左腿,将她的双腿扳了开来。女警官先前一直被内裤遮掩着的阴部,此时终于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另一个歹徒抓着她的双臂,把女警官凌空架了起来。剩下的三个男人毫不客气地出手,雨点般的拳脚落在了赵剑翎赤裸的身体上。她奋力挣扎着,摆脱了抓着她双臂的男人的控制,上身又摔倒在了地上。但歹徒们根本不放过她,继续一拥而上。女警官虽然双手依然能活动,但双腿被人牢牢抓住,倒在地上又难以躲闪,连招架之力也所剩无几,肩头、乳峰、背部、腹部、阴部、臀部和大腿等部位都成了歹徒们攻击的目标。“呃……呃……呃……”赵剑翎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闷哼声,双臂招架的动作也渐渐地迟钝了下来,她的身体被男人穿着皮鞋的脚踢得向左右两侧滚来滚去,痛苦不堪地挣扎着。吴老三看到武艺高强的年轻女郎在缺乏体力的状况下,被卡特的手下用武力彻底击败,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当男人们挺下手来之时,只见一丝不挂的女警官手脚伸开呈大字型,俯卧在地上。白皙的肌肤被汗水所湿透,在火把的照耀下散发着晶莹的光泽,背部、臀部和大腿上到处都是被毒打后留下的淤青的痕迹。赵剑翎只觉得全身无力,疼痛从身体的各个部位传来。吴老三挥了挥手,用英语道:“干得好。从现在开始她是你们六个了,不过你们只有一个小时的机会,可要抓紧了。”听到消息,卡特的手下们又是淫笑着一拥而上。两个人分别抬着女警官的大腿,一个人将她的双臂反剪到背后,又一次将她架了起来。只是这次这三个人都特别小心,以防她再度摆脱控制。只见女警官身体的正面也到处都是被毒打所留下的淤痕,在雪白的玉体上显得颇为醒目和凄惨。但她的肌肤依旧光滑,乳峰依旧尖挺,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是那样地柔软而富有弹性。剩下的人中,两个歹徒分别居于女警官的左右两侧,伸手抓住了她的乳峰,肆意地抓捏起来。而那个C裔人却站在了赵剑翎的身前,解开了自己的裤子,将挺立的生殖器直插入她那阴毛稀疏的阴部。“啊……”当身体被强行进入的那一刹,赵剑翎发出了充满痛苦和羞耻的呻吟,赤裸的身体在男人的掌控下颤抖着。尽管曾经多次被擒和受辱,但因为她的反抗剧烈,在大多数情况下是被歹徒们捆绑着强奸的,而这样没有被捆绑即被强暴还是很少见。那两个抬着女警官的玉腿的人也趁机用手捏弄着她的腿部和玉脚。这时除了从背后扭住她手臂的那个歹徒之外,其余五个人都在对赵剑翎强行实施猥亵和凌辱的行列之中。女警官的乳峰、阴部、大腿和赤脚同时遭到了男人们的攻击,由于没有被绳索牢牢地捆绑着,身体有很大的挣扎余地和空间。但赵剑翎本来力量就弱,此时已遭受了长时间的折磨,又在搏斗中耗尽了体力,又怎能逃脱这几个如狼似虎的彪形大汉的手掌。“啊……啊……不要!啊……啊……”在那个C裔人猛烈的抽插之下,女警官就如一条被钉在鱼叉上的鱼一般,扭动挣扎着她那曲线优美的裸体。她那清秀的脸庞痛苦地扭曲着,表情极为屈辱,嘴中不断地发出惨烈的呻吟声。这几个卡特的手下此前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有一天能够征服这个武艺高强的年轻女郎。现在这样的机会竟然到来,一个个都下手加倍得狠,而赵剑翎的反抗和挣扎,更激发了众人征服的快感。自从被吴老三活擒以来,赵剑翎还是第一次遭到正式的强奸。此时的她没有丝毫的性欲,阴道又干又紧,男人的生殖器粗暴地在其中来回抽动,一阵阵难忍的剧痛压倒般地传来。男人的动作猛烈到了极致,赵剑翎的呻吟和挣扎也剧烈到了极致。终于,一股热流在她的体内爆发,使得男人的动作慢了下来。但女警官还没有得到半刻喘息,另一个人就替下了那个C裔人,将生殖器插入了她的体内。“啊……啊……啊……啊……”赵剑翎绝望地呻吟着。她当然知道只要她假意答应归顺吴老三,就可以立即从这种地狱般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但她同样知道,吴老三也绝不会轻信她的投降,除非她能立刻毫不犹豫地说出那些足以直接影响方徳彪性命的情报。这样会使整个任务失败,也不足以确保她的安全。女警官所能期待的,只有打开那个包里的那支具备信号发射功能的笔。房内其余的男人们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以前卡特的手下们一个个地强奸着这个身手不凡的年轻女郎,看着粗壮的生殖器在她那阴毛稀疏的阴部有节奏地一抽一插,看着她那尖挺的乳峰被男人的魔爪揉捏成各种形状,满脸的兴奋和羡慕。虽然现在他们还没有得到征服赵剑翎的命令,但他们知道,早晚他们都会有这个机会的。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了,当六个男人极不情愿地停止了蹂躏之时,筋疲力尽的女警官已经被强奸得昏迷不醒。尽管如此,歹徒们还是将她重新捆绑了起来,关进了牢房。

上一篇:主动受辱 下一篇:活色生香强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