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难预测 - 色天使_久久色_日日撸_日夜撸_天天干_天天撸_第八色_色妹妹-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另类文学  »  风云难预测

风云难预测

赵剑翎沿着走廊行走着,心潮彭湃。她在方徳彪的手下卧底已经有一个半月了。虽然身为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但对于卧底所遭遇的危险,却也难以应付。在这一个半月之中,她被南洋会的人活擒了三次,而且每一次被俘之后,性情贞洁的她都被剥光衣衫,惨遭歹徒们的凌辱,以至于她有时都后悔成为一个女人。当然,现在整个南洋会都不复存在了。女警官的机智,使得她在身陷牢笼、并被识破身份的情况下,寻找到了反击的机会。杨老大和祈老二的据点被警方连根拔起,杨老大中了赵剑翎的计,在本以为可以伏击南洋会的竞争者的状况下,反而遭受了警方的围剿,最终全军覆没,他自己的座车在包围之下走头无路,翻落悬崖。但这些并不足以驱除女警官心头的恐惧。南洋会的消失不等于危险的消除。作为方徳彪的得力助手,她随时需要应付潜在的敌人,这些人无不是手段凶残、携带枪械的亡命之徒;作为警方的卧底,她更要防止身份暴露,否则不仅整个任务失败,自己也会被擒受辱。从两周前脱险以来,赵剑翎一直都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退出这个卧底计划。原本以她的身份,是不应该接受这样的任务的。但想到郑霄晔盛情邀请,加上形势所需,的确找不出另一个替代者。只是现在的危险远远超出了她的预计,而前路却又在何方?但她却依然还没有退出,只是在等这个简单的会议的到来。此前,方徳彪曾经漏过一点相关的口风。为了等待这个机会,她已经付出了极大的代价。而希望终现眼前,即使要放弃,也要在此之后。更何况,这个任务很可能就此成功。无论如何,她觉得这是退出前值得尝试的一个机会。走入会议室,她发现其他人都已经到了。在坐的除了方徳彪之外,另有五个人,全是方徳彪的座下的重要助手。只有平叔被派到U国东海岸扩展势力去了,不在此处。由于赵剑翎多次救了方徳彪,因此众人对她毕恭毕敬,见她近来,都微微站起身致意。等赵剑翎坐下后,方徳彪开口道:“各位都是追随我已久的心腹,但是有一件事,却是我一直都没有告诉大家的。这次开会,说的事情就和这个有关,希望大家听了不要见怪。”一人陪笑道:“方先生说的是哪里的话。”方徳彪点了点头,继续道:“你们一直以为我是你们的老大,但你们却想不到,在我背后,还有一个人物,他才是我的老板,我们大家的老板。我们的战略性的行动,都需要经过他的同意,而我们也经常得到他的暗中襄助。”一名手下吃惊地道:“有这样的事?难怪我们过去几次遭遇困境,最终似乎运气好,化险为夷了。”方徳彪道:“的确如此,想当年L市的弗洛尔几乎抢走了我们所有的生意,但最后他却放了一部分手,这就是因为他的帮忙。”众人连忙问道:“这人究竟是谁?”方徳彪笑着道:“诸位不必着急。他的名字,各位可也许也还听说过,但多半想不到。在此我先卖一个关子,你们很快就可以见到他了,到时候大家也就知道他是谁了。”赵剑翎问道:“他马上会来么?”方徳彪说道:“不错,他将会在后天赶到S市。南洋会现在已经被警方剿灭了,在S市的道上,就再也没有能和我们叫板的敌人了。他为了等这一刻,已经等了五年,所以当然会来一下。我这次请大家来,也是为了安排接他的事情。”方徳彪的一个助手疑惑地道:“接他,那随便指示一下就可以了,何必还要如此安排?”方徳彪道:“我们能有今天,那是离不开他的。我对他颇为感激,而你们此前并不知情,因此这件事无论如何也要请各位来听一下。后天他将乘坐游艇抵达W湖,由我带领一部分人去迎接他,另请赵月芳小姐坐镇此处。”赵剑翎暗叫不好,如果自己能去,再请郑霄晔等配合,那任务也许就很顺利地结束了,于是便道:“方先生,我看我还是一起去比较好,一旦有什么闪失,我多少还能派上点用处。”方徳彪道:“这就不必了。赵小姐智勇双全,是我最得力的帮手,这点我早就告诉了我了我的老板。他指明了,由我去接,你就在这里等着我们即可。”赵剑翎虽然不愿意,但也没有办法,倘若再执意坚持,既不能让方徳彪改变注意,也将徒生令人产生怀疑的可能。具体的时间地点早晚是能知道的,只要把这些情况告诉国际刑警处,她相信马克警官和郑霄晔一定能给这个任务划上圆满的一笔。************电话的铃响起,郑霄晔迅速地接起了电话,用英语道:“喂,请问是谁?”电话里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说的是C国的语言:“郑警官,事情已经有了眉目。我虽然还不知道方徳彪背后的人物是谁,却知道他将在后天抵达S市。”郑霄晔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道:“太好了!他能来是最好的结果。到时候将他和方徳彪都一网打尽,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至此,她也不禁庆幸自己两周前的表态。两周前,当赵剑翎刚从南洋会中逃脱,并剿灭南洋会时,她的上司、北美西海岸分部的首领马克就提出要结束这个任务。理由当然是因为赵剑翎多次被擒受辱,任务的艰巨程度远远超出了预计。当然,他们都不愿意看到象赵剑翎这样一个清纯灵秀、年轻精锐的女警官被歹徒们蹂躏虐待的场面,但郑霄晔却希望赵剑翎能够继续坚持一段时候。她敏锐地察觉到,由于南洋会的覆灭,方徳彪已经站稳了位置,他背后的谋划者极有可能在此时出现。最后,犹豫不绝的赵剑翎听从了她的意见,而实事证明,她是对的。电话中,赵剑翎道:“后天晚上八点,这个神秘人物将乘坐游艇,抵达W湖K镇的西北的XX码头,这个是方徳彪的私人码头。届时,方徳彪将亲自带人前去迎接。我觉得这个时候行动将非常合适。”郑霄晔微微一皱眉,道:“后天晚上八点?倒是挺巧的。那个时候将K国的总统将来S市访问,马克警官要带大批国际刑警前去保护。不过,这的确是一个不容错过的好机会。”赵剑翎道:“没错。其实本来我也想去,没想到方徳彪却说要我留守,执意不肯。否则有我作内应,可以大帮你们一把。”郑霄晔道:“这倒不必了。方徳彪虽然有势力,却没被我放在眼里。我们虽然力量有限,但十来个人手还是抽调得出的。毕竟我们的人可比他们强多了。到时候,我们可以来一个伏击,这样就足以抵消人数上的劣势。”赵剑翎道:“听起来你倒挺有把握的。这么说来,这个任务很快就可以结束了?”郑霄晔笑道:“若说有把握,未免为时过早。具体能否成功,还得看那个神秘人物带了多少人手来。如果对方势力太大,那我也得暂避锋芒。赵警官,到时候你就等着吧。如果方徳彪带着那个神秘人物回来了,就说明我没有动手。如果他们回不来了,你就自己看着办吧。”赵剑翎道:“好。那你小心,如果事情有变我会找机会通知你的。再见。”“再见!”郑霄晔挂上电话,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虽然说起来轻松,但做起来还不是那么简单的。想了一阵,她又再度拿起了电话,拨通了马克警官的内线电话。************时针才刚过八点,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赵剑翎略有一些焦急地等待着。郑霄晔究竟能否成功呢?当然,她完全可以更轻松一些,如果方徳彪和那个神秘人物被警方逮捕了,那么一切就此结束了。到时候她就应该自己找个机会脱身,则万事大吉。不过即使郑霄晔没有动手,她的使命也很快就可以完成。探明神秘人物的身份就已经足够,剩下的都可以由国际刑警处北美分部的人去解决,毕竟她只是暂时客串一下而已。如果这个人在S市留个一天两天,国际刑警处也许就有机会集结到足够的力量,直袭此处。虽然看起来还有一些未定的因素,但变化的余地已经很小了。不知为什么,女警官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给自己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只是不知道哪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同她一起坐在房间里面静静等待的是方徳彪手下的两个重要的头目。和赵剑翎胡乱翻着一本时装杂志不同,那两个人则坐在桌子的两端,正兴高采烈地下着棋,相互间的责难嘲笑声则不断地传来。就在此时,电话铃声响起。赵剑翎的心头不禁一怔,因为这个电话是留给方徳彪联络专用的,现在既然有电话打来,显然是发生了什么状况。那个刚走完一步棋的人悠闲地走到边上,拿起了电话。打了个招呼,那人就静了下来,静静地听着。女警官的一双秀目立即扬起,紧盯着那个接电话的人,想从中察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那人没听几句,就伸手将话筒指向了赵剑翎,显然是要她来接电话。赵剑翎拿起了电话,就听到了方徳彪的话音:“赵小姐,我这边发生了点变化。我的老板临时改变了行程,因此我带人扑了个空。他给我的最新要求是要我们都去一个隐秘些的、平时不去的地方,所以我们打算赶到S瀑布附近的那块地盘上去,请你把其他的人都带过来,只留十个精干的兄弟留守。”看来还是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赵剑翎微微地皱眉,问道:“S湖边的地盘?那里我不认识啊。”方徳彪在电话里说道:“这是一块我们为防不测而预留的地盘,也是我老板当初提议准备,并由他出资买下的。以前没有告诉过大家,所以我这头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有这么块地方。不过还好,范文超兄弟知道这个地方的所在,由他引路,你带大家赶过去就可以了。”赵剑翎道:“好,那就这样了,我这就去分派一下留守此地的人手,然后带其他人过来。”范文超就是刚才最先接电话的那个头目,女警官才挂上电话,他就说道:“赵小姐,我们可以开始准备了,我会带大家过去的。不过,你说方先生和我们的大老板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是不是有什么意外发生了?”赵剑翎当然知道的确是有意外发生了,但她不动声色地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大老板和方伯这样做,自然有他们的道理,我们只需要照着办就行了。至于究竟是不是有意外发生,到了那里不就知道了么?”在这些人面前,话当然只能这么说,但女警官的心中却是比谁都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如果这个神秘人物真的突然改变了计划,那郑霄晔岂不是扑空了?究竟是什么使得这个神秘人物改变了计划?难道是郑霄晔在作安排的时候不够谨慎,走漏了消息,使得对方在警方内部的耳目事先得到了情报?赵剑翎立即招集了方徳彪手下的大小头目,一边办理着他所吩咐下来的事,一边不停地思索着心头的疑问。************“砰”“砰”。枪声大作。郑霄晔看了一眼黑暗中的形势,带着古典的秀美的脸庞上露出了一丝忧郁之色。起先她还以为是自己的部下沉不住气而开的枪,但从现在的状况看,是敌人手中的枪支。她现在需要作出判断,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这次的行动,主要就是通过伏击逮捕方徳彪和他背后的神秘人物。郑霄晔亲自出马,并出动了十名手下。这十名男警员都经验丰富,手头既有武器,又个个都是搏击强手,原本打算一举歼灭对方。只是万万没有料到,情况居然是这样。女警官选定了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进行阻击,一方面是因为这里山树茂密,利于隐蔽,另一方面是这里是从XX码头向S市的必经之路。虽然夜色昏暗,但居高临下,警方还是能够在判明对方力量之后,再决定是否出击。她清楚地看到方徳彪的车队在七点半时从山坡下驶过,但此后就再也没有敌方的动静,直到此时的枪声响起。郑霄晔和她的十名手下是分散布置的,他们的目标主要是那个神秘人物和方徳彪,这样做为的就是提防主要目标趁乱逃窜。但从现在的状况看,枪声大作,一定是歹徒们发现了警方的意图而率先动手。现在分散的力量反而为歹徒们的袭击构成了便利。国际刑警处原本就估计对方人多势众,此刻更是显现出反客为主之势,女警官可以确定,如果此时不撤退,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但现在手中的对讲机或是联络不上,或是只能勉强听到模糊不清的声音。突然,几道明亮的光速扫向了她藏身的树丛之中,郑霄晔那苗条的身材顿时被光速锁中,随即枪声响起。赵剑翎连忙卧倒,避开了一阵枪击,并对着光束所在处放了两枪,听到了一声男人的叫骂,似乎有人被击伤了。女警官继续试图与手下联络,但是信号断断续续很不清晰,只有两个人回了话,但足以明确整个形势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突然,身后有风声响起,郑霄晔不禁感叹自己的疏忽,居然忘记了既然藏身点暴露,歹徒们当然会想到包抄。她的身体被人扑倒,但她还是很快地向后一肘将那个歹徒打得松了手。夜色黑暗,郑霄晔不知道有多少人赶到了,连忙向侧方躲闪。瞬间,被偷袭的女警官挨了歹徒两拳一脚,连手枪和对讲机也失落了,但还是突出了包围,闪入浓密的灌木丛中。原先藏身的地方亮起了灯光,歹徒们似乎以为她已经远遁了,开始讨论了起来。“据说那个女的就是国际刑警处北美分部大名鼎鼎的高级警官郑霄晔,南洋会就是毁在她的手中的,身手果然不凡,一眨眼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是么?她看起来还很年轻啊。”“哼!什么身手不凡,不是照样被老子踢了一脚,你看,连手枪都掉在这里了,真是丢盔弃甲。”“老板说过,今天晚上要尽可能的把他们活捉。国际刑警处果然事先得到了消息,想要伏击我们,看来方徳彪也太不谨慎了。这次一定要把这些国际刑警擒住,以便查出他们消息的来源。”郑霄晔不禁颇为疑惑,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从目前的势态看,有可能是走漏了消息,警方内部的内奸得以通风报信,因而歹徒们早有准备,反倒是国际刑警们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但这件事情完全是她一手安排的,知情的人很少。她反复思索,也想不出究竟是哪一环出了问题。“何况这个郑警官长相还挺俊秀的,身材也不错,到时候抓了活的,大家也可以乐一乐。哈哈!”淫笑声顿时响起,郑霄晔虽然心中愤怒,却也毫无办法。只见灯光一灭,歹徒们的声音也随之远去了。女警官终于小心翼翼地从灌木丛中走出,来到了略微空旷的林子中。手枪失落还在其次,连对讲机都掉了就无法和其他人联系了。刚才歹徒们没有提到对讲机,不禁使她产生了碰运气的念头。在地上一摸索,居然找到了对讲机,郑霄晔还来不及欣喜,突然四下灯光齐亮,女警官再度暴露。歹徒们的精明实在是出乎她的预料,竟然没有离开而是在原地继续等待。她略有些不知所措地站了起来,毕竟现在敌人有枪,而自己失去了武器,继续抵抗不会有好下场。大约二十个歹徒出现在了四周。强烈的灯光照耀之下,只见年轻的女国际刑警的秀发扎成了一个马尾辫,上身是橘红红色的短袖汗衫,下身是浅褐色的西装裤,纤秀的双脚上穿着肉色的丝袜和黑色的凉鞋。就在此刻,十多个歹徒一齐扑了上去,对着郑霄晔发动了攻击。女警官瞬间被歹徒们团团围住。猛然间,郑霄晔醒悟了过来,也知道了希望所在。由于歹徒们打算活擒她,居然没有使用枪支。十多个歹徒对郑霄晔而言并非十分可怕。如果是在白天,的确没有什么希望,因为即便能够击败这些歹徒,其余的人还是会用枪去对付她,那时候或是被击杀,或是负伤被擒。但现在是在夜色中,只要能够杀开一条血路,完全可以避过危险。女警官那高强的格斗能力充分地发挥了出来,也就是两分钟的时间,十多个歹徒被逼得手忙脚乱。突然一个方向上四个人被打倒,女警官轻松地突出围堵,隐入夜色之中。************终于,三名手下和郑霄晔汇合了,虽然有两人失去了联络,估计凶多吉少,但其他五名手下已经通过对讲机确认是在苦战之中。起先还觉得夜间行动会给那个神秘人物和方徳彪带来脱身的良机,但现在却要为此庆幸。三名突围的国际刑警都是身上带伤,倒只有女警官完好无损。她从手下那里搜集了仅存的一把枪,通知受伤的人回去请求增援,自己则没入夜暗之中,前往营救其他的人。在树丛中行走着,郑霄晔看到远方闪亮着灯光,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通过对讲机,原先她已经知道了五名受困的男刑警所处的大致位置。歹徒们显然预料到了警方有可能会增援,因此把他们逼向了与S市呈反方向的一边。这使得女警官奔波了好一阵,不过,从目前的状况看,很快就可以赶到了。女警官小心翼翼地潜到了发生事件的地点,只见一伙歹徒足足有三十余人,其中五个拿着手电筒,将搏斗的现场照得闪亮,另有十多个人没有动手,只是从四周把几个要点占据,剩下的十多个人围住了五名国际刑警,正激烈地搏斗着。这些国际刑警本身的武艺虽然不及郑霄晔,但也毕竟很高,原本以五人之力对付十多个人不成什么问题。只是现在五个人身上都血迹斑斑,出手凌乱,显然是受了枪伤,难怪歹徒们根本不着急。女警官只是稍作思考,已然定下了营救的策略。突然响起的枪声划破了夜空。歹徒们打算把这几个受伤的刑警擒住,以便进行拷问,因此都放弃了使用枪支的打算。此刻听到了枪声,便知道是救援的人到了。一个手持手电的歹徒惨叫倒地。十名原先没有动手的歹徒立刻朝枪声响起之处包抄过去。仅过了两分钟,派出去的歹徒尚没有任何动静,正值力量分散之时,枪声却再度响起。这次,子弹准确地击中了拿着手电筒的几名歹徒。顿时,原先刑警与歹徒搏斗之处一片漆黑。乘着夜暗,早已经看清楚局势的郑霄晔立即冲入了包围圈。时间十分紧急,因为原先分散的歹徒立即会回来,到时候对手人数众多,即便以女警官的高强武艺,一旦陷入重围也存在被俘的可能。手枪中的子弹已然用尽,剩下的必须靠徒手的搏斗来解决。郑霄晔的格斗术在通常状况下可以应付大约二十个敌人,此刻虽然由于体力消耗较大而大打折扣,但局势还是立即被扭转了过来。更何况在黑暗中,歹徒们人多的优势不足以发挥。“快跟我走!”她那清脆的声音使得受伤的刑警的心中燃起了希望,随着上升的士气,他们在女警官的带领下,拖着受伤的身躯,终于突出了重围。************淡淡的星光照耀着黑暗的夜色。林间一只夜鸦的叫声唤醒了休息不到两个小时的五个受伤的国际刑警。只见郑霄晔独自一人,一手支撑着树干,站在前方,望向远处的密林中。单薄的夏装勾勒出国际刑警处高级女警官那姣好的身材。她的长裤显然由于这一晚不停地在丛林中出没,被划破了好几道口子,显现出玉雪般的肌肤。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其中一道很大的口子居然位于左臀处,偏偏女警官的内裤布料窄小,从那道口子中看去,圆润光滑的臀部竟没有任何遮掩,从中裸露了出来。夜色虽暗,乘着月光却依然看得清清楚楚。男刑警们都发现了这点。在平日,郑霄晔的穿着可谓极为保守。由于她不穿裙子,这些和她一起工作的人却连她腿部的肌肤都从未见过。他们哪里想得到,这个保守得女上司居然会出现臀部走光的景象,也不知道她自己是否发觉,相互望了一眼,却什么也没有敢说。郑霄晔回过头来,道:“大家都醒了,好像情况有些不妙,他们在把我们逼向远离S市的方向。我们应该尽快离开这里。更麻烦的是,我的枪里已经没有子弹了。”就在这时,不远处响起了嘈杂的声音。一名刑警道:“不好,有人来了!”郑霄晔冷静地道:“你们先走,我拖住他们,随后就会赶到。”说罢,英姿飒爽的女警官便向声音响起处跑去。五个国际刑警看着那窈窕的背影和从裤子裂口处裸露的洁白的臀部肌肤,不知道该说什么。赶到的一共有十七个歹徒,为首的一个头目一声令下,立即有八名手下把女警官团团围住,另外八人却直奔郑霄晔的来处而去,显然是猜到还有五个受伤的国际刑警就在附近。“抓活的!”郑霄晔奋力地抵挡着八个彪形大汉的攻击,略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本就体力不支的她越发劳累,出手迟缓了许多。对她而言,八个歹徒并不算什么,平时在不长的时间内就可以把他们重创,但在目前的状况下,仅仅能够间或打倒一人,根本无法继续追击,就被其他的人死死地缠住。事实上,歹徒们早就预料到这个精锐的女警官在多次搏斗中消耗了大量的体力,所以当发现了这几个国际刑警的行踪后,虽然总共只有十七个人,但还是信心十足地发动了攻击。那几个受伤的男刑警自然不堪一击,只要制服郑霄晔,就可以大获全胜。更何况随着搏斗的进行,几乎每一个人都看到女警官西装裤臀部处的那道口子,由于搏斗中动作幅度较大,那道裂口张开着,雪白的左臀被看得清清楚楚,更令人血脉贲张。没过几分钟,搏斗中的郑霄晔就大声地喘息着,她那没有被扎起的几缕发丝凌乱地披散着,汗如雨下,起先还能够招架住对方的拳脚并伺机反击,现在则处处受制,又无路可逃,只要稍一不慎就只有被活捉一途。谁都看得出她已是强弩之末,处于一种支持不住的境地,被擒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只见女警官将主要的反击集中到了一侧,渐渐地退向了跑来时的那条路径的一颗大树边。支撑了一阵,她找到了包围网的一个空隙,往树后就地一滚。众歹徒知道在这种情况她难以逃脱,本就有恃无恐,因此并不慌乱,立即追上。不料郑霄晔就地翻身一滚之后,半蹲在地,手上却多了一柄手枪,微一抬手臂,摆出了一个射击的姿势。众歹徒见女警官徒手搏斗,本以为她已经没有枪弹了,才和她进行了一场格斗,哪里料到她把枪藏在了树后,此时才拿了出来。一时间众歹徒不及多想,纷纷散开来躲避,同时都掏出了本以收起的枪,依靠自己伏下的一条狡计脱离包围,郑霄晔暗叫侥幸,借着这个机会,没入树丛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