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熟女少妇  »  【新白娘子传奇之蛇性本淫】

【新白娘子传奇之蛇性本淫】

《淮北子》云:「鹿经林枯,蛇过花残。」
  这句话说的是万物混生,皆有其性,但走兽之中,有两样东西,其性最淫。
  其一是麋鹿,其二便是蛇。
  二者之中,又以蛇之淫性更为炽烈。
  因蛇乃至阴之物,绝无阳气,阴者,淫也,故妇人多淫。
  那白素贞本是青城山下小小一条灵蛇,只因久处尘外,吞日月之精,纳天地之气,才得以修成人形,虽得人形,也仅是女体而已。
  馀毒未尽,又添阴气,安有不淫之理?只是世人好色,只因那青白二妖色相迷人,便将妖女认作良善之辈,却不知其中尚有许多隐情与淫情不为外人所知。
  究竟有何淫情?且听我爲诸君细细道来。
  白素贞与许仙结爲夫妻之后,云雨之事,无日不有。
  许仙往日乃是一个被人瞧不起的穷小子,如今阴差阳错,竟然娶到一个国色天香,雅丽如仙的绝色美人,哪里舍得离开半步。
  怎奈他身子本就单薄,新婚不到半个月,敦伦之时,便渐渐有些力不从心之感。
  而白素贞刚刚从一个未经人事的美貌少女成爲一个初尝情欲滋味的妇人,再加上体内积攒的至寒至阴之蛇毒急需纯阳罡气调补,恨不得施法术将许仙的阳具换成驴大家伙,但又怕交欢太多,把许仙耗个精尽人亡,得不偿失。
  因此嘴上虽然不愿冒犯许仙,心下实在有些烦闷。
  这一日正午时分,许仙困倦思睡。
  白素贞安顿他睡下之后,自己颇感无聊,忽然想起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去许仙经营的药铺了,刚好可以趁此机会去拿些什么鹿角,伏苓,龟脯之类的东西给他进补一下,也许会有些效果。
  于是起身向临街的铺面袅娜而来。
  说来也巧,此时药铺中刚好也有一个男人等的不耐烦,正在向看铺子的小伙计发脾气。
  此人名叫吴义龙,是镇江府「振威镖局」
  的一名镖师,「振威镖局」
  专爲梁王府走官道的镖,因此依仗着梁王府的势力,他们的镖师也往往骄横无礼。
  这吴义龙就是当日上午在街上跟卖西瓜的小贩刚打完一架,要找点舒活筋骨的药膏擦,才走到许仙的「保安堂」药铺来的。
  那看铺子的小伙子随时不久前才由亲戚从乡下介绍来的,却也不傻,知道这段时间东家正搂着他那如花似玉的美人娘子日日销魂呢,哪敢贸然去找,因此对吴义龙只是敷衍搪塞。
  惹得吴义龙心头火气,扭住他的衣领正要揍。
  恰在此时,帘栊一挑,只见一个银装素裹的仙子走了进来。
  吴义龙才看了白素贞一眼,身子便觉得酥了一大半,魂儿也丢了一大半。
  那原本举起来要打人的手也忘记落下了,那原本要出口的葬话也忘了说了。
  小伙计一见来了救星,匆忙向白素贞丢下一句「这客人要耍横打人」便撞开帘子跑出去了。
  吴义龙犹在呆呆地望着白素贞出神。
  白素贞见眼前这个身材魁伟,脸堂黝黑的中年汉子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知道他是被自己的容貌给迷住了,心下颇爲得意。
  数百年来,她极少踏足尘世,因此对人间所谓的礼教所知甚少,只是嫁爲人妇后才在许仙的要求下变得矜持了一点。
  因此吴义龙毫不掩饰的目光在她看来也只是每个男人见到她之后应有的反应。
  原来这白素贞不仅具稀世之姿容,更兼风情绰约,媚骨天成。
  此刻她站在吴义龙眼前,虽然神情十分漠然,但无论是高高盘起的乌黑云鬓,清秀俏丽的面庞,白皙如雪的肌肤,苗条曼妙的身段,还是周身散发出的若有似无的淡雅香气,对一个男人而言都透露出不尽的风情与诱惑。
  真是皎若三秋之月,媚若阳春之花。
  尤其让人心动魂摇的,是白素贞薄如蝉翼的裹体轻纱之下露出的一截晶莹皎洁,引人遐思的玉腿,匀称鲜嫩,白皙润滑,只看得人欲火升腾。
  正在吴义龙浮想联翩的时候,白素贞的一声轻咳打断了他的绮梦。
  白素贞轻啓贝齿,开口问道:「客人哪里不舒服?今天我相公不能诊病,但小女子也略通医道,如果客人不嫌弃的话,小女子倒可以爲客人看一看。」吴义龙回过神来,忙道:「哦,我,我啊,我发热。」白素贞指了指支在墙根下的一张小塌说道:「客人先在那里坐下。小女子帮你把把脉再看是什么症候。」两人面对面在小塌上坐下后,距离不过只有数寸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