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月光之下人肉客栈-屠美】 - 色天使_久久色_日日撸_日夜撸_天天干_天天撸_第八色_色妹妹-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淡淡月光之下人肉客栈-屠美】

【淡淡月光之下人肉客栈-屠美】

人肉客栈-屠美
  这晚上新月如眉,淡淡月光之下果然又有五匹骏马来到客栈门口停下了来,五条矫健的身影从马背上一跃而下,走在前面是四名一色黑衣劲装、身段窈窕轻盈的如花少女,她们各自佩剑,后面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年纪稍长,约二十一、二岁,肌肤白晢如雪,吹弹可破,柳腰纤细,玉手如葱,生的极为柔美,所谓沉鱼落雁,不外如是,再加上一袭束身白杉包裹着那付修长的身材,更显得典雅出尘,宛若天上的仙女一般。
  那四位佩剑的俊俏少女拥着白衣女子走进店来,像一簇鲜花,光彩照人,顿时令客栈四壁生香,那店小二不知这几位丽人是什么人,一时都惊讶愕然了。可那散客显得一副毫不意外的样子。因为如他所料,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灵儿的师姐、被认为未来极有可能出任峨嵋派继承人的少 年女侠柳青青和她的四位师妹。这柳青青出生在进士家庭,小时候便模样俊俏,而且很聪明,十二年前峨嵋派掌门逸清师太游历苏杭,遇上了青青,发现她乃是练武的奇才,因此将她带上峨眉学艺,十二年后的今天,青青已经成了峨嵋百年来最出色的嫡传女弟子。武林新人排名第四,绝色榜排名第一,峨眉仙子的雅号名不虚传。再加上师妹灵儿,同时峨嵋派弟子,却出了两个百年一遇的弟子,不能不说逸清师太教法有方。
  进到客栈,已经易容成店掌柜的木皮散客当面迎来,口中招呼着:“几位姑娘,住店吧,要不要先吃点什么?”青青答道:“那就有劳了,还有,你有没有见到一个十八九岁模样穿黄衫的姑娘来过?”掌柜回答说:“最近几天过往的都是男客,女客倒未得见,再早么,要不我找店小二问问?”
  青青想了一想,这些乡下人也没什么好问的,就挥一挥手说:“算了,没什么,你先下去吧。”说完,便朝客房走去。
  客栈有正房一间,东西配房各一间。青青的地位最高,自然是住正房;其余四位师妹分住东西厢房。
  晚餐前,青青要求掌柜准备了热水,让她的师妹们先洗浴,换上干净的新衣,嘱咐早点休息后就没有过问她们任何事情。晚餐之后,夜色已深,青青吩咐了店小二再去准备点热水,灵儿的失踪已经让她担心了一整天,现在她只想入浴后好好休息一夜,睡个好觉,恢复精神好去迎接明日的恶战。
  突闻店小二在外叫道:“姑娘,我来给您送热水了。”
  青青正当烦躁,挥了挥手说:“水我自已会倒,这里不用你了。”只听那小二的嘴里犹自咕哝着,也听不清说些什么,便提了桶沉重的热水进来放置地上,回头将门带上,便自走了出去。青青将浴桶内注满热水,袅袅的热气在室内慢慢地弥漫开来,白雾笼罩了整个浴室。
  那店小二刚走出屋门便去到东西厢房,看到里面烛光熄灭,便自怀中缓缓地拿出一根长约两寸,色呈黄褐的小管,缓缓地凑到窗上的小洞上。接着很慢、很轻、很小心地一点一点把管中的粉末吹入两个厢房房中,随着一缕粉红色的烟雾飘入房中后,店小二满意地回到了大堂关上了店门。
  青青静静地站立,检查了浴室的门,看了看拉拢的窗帘,然后走到浴盆前,开始宽衣解带……白色的长衫终于缓缓脱下,放在椅子背上,现出了她那完美得几无疵瑕的肌体。她身上的皮肤雪白细腻如凝脂,表面柔和光滑得好像丝缎那般,体型不壮亦不瘦。背后看去,腰肢纤细,臀部浑圆挺翘,挺直的大腿修长而饱满。婀娜的娇躯经灯光的勾勒,整个身体焕发出一圈年轻朦胧的,笼罩着圣洁和神秘的光晕。
  她抓起椅旁洁白的毛巾,甩在肩上。然后坐在盆沿,轻抿下唇,迅速滑入水中。水立刻淹没她的身子,在周围轻轻荡漾起阵阵细小的涟漪,刺激着皮肤的每个毛孔,她感到脊背触到了光滑的盆底。
  青春细腻的肌体碰贴着盆底,感受既光滑又粗糙。热水包容着她的胴体显得很舒服,很惬意,血液也似在皮肤内慢慢充满盈胀,揉摩身体的手指停下,她换了一个姿式,静静地坐着,精神上开始轻柔地释放自已。半个月来奔波所造成的劳累似乎一下子全都涌了出来。
  自从半个月前收到师傅之命自己便与灵儿挑了四名容貌娇好身段苗条的女弟子马不停蹄地从峨眉山赶往江南。这半个月来真的可以说是千里迢迢、拔山涉水,即使是铁铸的大汉恐怕都已经受不了了,更何况她只是一名才二十出头的少女。
  而这一切只为了一个人,一个淫贼,这两个月来,已经有十多个女子受害,可怕的是此淫贼还爱挑习武少女下手,而且竟然都是被此淫贼吸干了精血后,再被杀死,受害者大都死状恐怖,有的甚至连尸首都找不到。因为几乎没人能描述出这家伙的长相,也没人知道他的姓名,因此也不能像官府一样张榜追缉,所以她们只能在发案的地点暗中查询,就是让自己和灵儿以及四位师妹分别在案发地点招摇引那淫贼上钩,周围暗暗设下埋伏。可是她们没有成功,只好暂时撤退。原本打算在镇子里集合后就回峨眉的,灵儿却突然失踪了。就在众人到处寻找没有结果的那时候,有人送给她们一纸书信,纸上草草写着:“暂留袁女侠小住,如欲寻人,明日午时,城北五里处,山神庙中一见,过时不候,后果自负。”其上具名“木皮散客”,青青知道她们与木皮散客的过节,见到书信,虽然心中大惊,但由于目前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不得不走上一回,青青暗想:“只要大家小心提防,我不信他能弄出什么花样来。”看看时间尚早,青青心想还是早些时候到达,也许可以撞破这奸贼的诡计,当下毫不迟疑,立即带着师妹们朝村外疾奔而去。心中却不禁为落入敌手的灵儿担忧起来,想到自己受师父所托,如今竟不慎将人失落,亏得自己行走江湖多年,竟然连连失算,不禁暗暗责怪自己太过疏忽。